不可食用

一只各项技能点为负的渣渣 。
本命不多墙头不少。
民工漫/热血系/吐槽役
以上。

非灵能者及非日常

·跟法师桑 @变形术 (打扰了)说好的动画播出前的师匠粮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论文以及综述以及综述)拖了一个月之久非常抱歉(土下座)【不过反正即使是现在也在动画播出之前不算迟到的吧对吧!

·渣浪上认识的人多不敢放还是扔这里……然后愚蠢的我发现以前居然一直都是拿小号痴汉法师桑的(悄悄地换成了大号)

·流水账注意。剧透注意。如您所见单纯的舔一舔师匠【住手

【Pv里考哥的声音能炸到七月……

·脑洞放飞估计很快就要被剧情打脸所以娱乐一下就好

·总之一发完结

 

00

本世纪的天才灵能力者(自称)灵幻新隆,其人究竟是个……怎样的家伙呢。

 

01

“——明显是欺诈师吧。”

调味市第一兄控(划掉)优等生影山律君的第一印象。

 

得知自家哥哥课后是在给这么一个人打工,律表示他是拒绝的。

当然那是与师匠烈盐乱舞一般可预见的的并无卵用。因此律的态度显而易见的恶劣也完全可以理解。

也正因如此,在“爪”的第七分部、与“伤”的成员们对峙、气氛凝重一触即发的时候——

“催眠术左勾拳!”

趁其不备臭不要脸的发动偷袭,乃灵幻的必杀技是也。

优等生律面色铁青地沉默着(这对他而言实属相当罕见)。

对于“恶”或者“反派”这一类的人群,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如果身上的所谓“戾气”,即是那种冷酷残暴的气息被消却的话,就一切都完了。

有这么一种比喻——无论是何种程度的恶人,如果被套上围裙,放进幼儿园的话,那么除了幼儿园阿姨也就什么也做不了了吧?*

灵幻所做的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事情。

通常来说,那种气息受到了破坏的家伙,往往是通过毫不犹豫的利用暴力对阻碍进行排除,以维护自己的观念,例如当初花泽君在面对龙套的时候,就是很典型的反应了。

那么从当初的情况也可推测,“爪”第七分部的众人在此时,出现了无法排除的情形,他们将要使出的暴力程度只是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但他们面对的是护在龙套面前的,1000%的灵幻。

嘴炮噼里啪啦。

在更为强大的力量面前暴力就无法达到其目的,所以……

就只能乖乖的听训了。

 “这是什么玩意啊,cosplay吗?”灵幻一副嫌弃脸地戳着对方肩上的装饰护甲。

虽然自称大人但每次都把奇奇怪怪的招式名大声喊出来的你也够中二了好么。

打碎那些人自我满足的幻想,将他们从阴影里拽出来,然后扔到阳光普照的大街上去,那么他们与每天往来的,普通的路人也没什么两样。

在这方面倒是很有才能……不如说,他除了超能力之外的技能点全是满的?

 

勉强承认他还算不错吧。

律不情不愿地想。

 

02

“——也是个会利用其他人的家伙嘛。”来自高级恶灵小酒窝的评价。

 

不过只是普通人而已,在面对史诗级的BOSS时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气定神闲的镇定啊。这该说是隐藏着什么技能还是说完全不了解敌人的真实情况而无知者无畏呢,小酒窝不得其解。

毕竟现实生活又不是RPG游戏,死掉了可没有回城复活这一说。

能够在确切的了解目前的状况,充分预计可能的损失以后,迅速得出大量可行的对策,再加上非凡的口才——

头脑还不错啊。

虽然有运气使然和耍滑头的成分。小酒窝瞥了一眼自顾自滔滔不绝的灵幻想。

所以……也可以说是很有领导才能?

——当然作死的部分不算。高等级恶灵·造型喜感·小酒窝漂浮在躲在电线杆后的灵幻身后,觉得之前对他那点赞赏还不如拿去给番茄施肥。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自作死不可活的师匠跟龙套闹了别扭,目前有点动摇却仍旧不肯认错。将明目张胆的斯托卡行为撞个正着的小酒窝表示本大爷拒绝承认跟这个家伙认识,你这样stk龙套可是有损形象的啊,虽然原本也没什么正直形象可言。

小酒窝·本大爷不是使魔·好心提醒你不要不识好歹撇了撇嘴,反正以后也大概不会再见了吧。

“茂夫现在很好,你也不用担心了。”

“我才没担心!”

 

这家伙,是傲娇哦。

一瞬间有点微妙地产生了打败了口遁使的成就感,小酒窝难得愉快地想道。


03

“——师傅他……是个好人。”来自龙套君,本作的主人公,影山茂夫。

 

虽然是盖棺定论式的判断语句,但是龙套有时候也对师傅的事情有些好奇。

比如师傅到底有多少件一样的西装——不,不对,这不是重点。

比如为什么师傅会这么在意他是否应该与人战斗,又比如制定的规则又有何原因。

龙套确实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然后他看见自家师傅一副纠结脸地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角度把手指绞缠在一起(说起来这是怎么办到的啊不愧是师傅)。

“唔……大概是因为,比起别的来说更希望你作为人类活下去吧?”

“……师傅。”龙套眨了眨毫无反光的双眼。

“啊?”

“我怎么觉得这台词有点熟悉呢。”

“……哪有。”

锅盖头少年默默举起了一本什么。

《野良神》。他上次扔在灵幻相谈所忘了拿的漫画。

“……我只是随便翻了翻!”

啊,炸毛了。

意外地在涉及到自己内心的情况下会变得不善言辞。在读气氛这方面一窍不通的少年还没看出这一点,不过那也是迟早的事。

「师匠传授我的并非是知识或力量,而是如何作为一个人生存下去的“人类的情感”。」

愤怒。

感谢。

悲伤。

同情。

勇气。

以及温柔。

比起超能力者,首先是“人类”。

人类是多种多样的。

学习优异的人,有过人才能的人,反抗权威的人,依照兴趣而行动的人,啥也没有的人。

“——但那些都无所谓。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东西吧,龙套?”

“超能力这东西很危险的,不要对着人啊。”

“感觉不爽的话,逃走也是可以的!”

“今后你会不断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以你喜欢的方式活下去就好了。”

 

这个人是,我的师父啊。

平日里几乎没什么情感波动的少年偷偷泛起了笑容,连背景都飘出了小花。

“……你看起来很高兴啊龙套。”

“嗯。”


04

“——我和你都是普通人吧。”来自被议论的中心,灵幻新隆本人。

 

跟上次的事件相比,这次龙套不在的时间灵幻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    

除了日常的除(an)灵(mo),特殊一点的委托有芹泽君。总而言之依旧在忽悠人(划掉)为人解忧地忙碌着。

忙碌……着……

“我也决定去完成学业。”这样说的芹泽也在下班后离开了事务所。

 

酒没了啊。

还是常去的那家酒吧,灵幻晃着杯子里的剩下的冰块有点怅然若失。

这副不适应的样子未免太逊了,他泄气一般地往吧台上一趴。

以前也一直都是独自一人的嘛。

——大概是有时候也会稍微有点寂寞的吧。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的同时视野里冒出一套黑西装。

“一个人吗?”

“哦。”

视线上移,看见了对方脸上的两坨红圈圈。

啊,小酒窝啊。

灵幻迷迷糊糊地抬头结果一激灵清醒了过来。小酒窝?!

果然是消失了有一阵子的小酒窝。不过这算什么啊这个,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被恶灵拿来当免费交通工具的可怜人类——似乎有点面熟。

“怎么说好呢,总觉得这台词像是搭讪一样啊。”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小酒窝不轻不重的踢了他的椅子一脚,“稍微节制一点啊,喝倒了没人送你回去,就等着在这趴上一宿吧。”

“欸~真薄情啊——”半边脸全贴在桌上的灵幻一边嘿嘿笑一边说道。

小酒窝伸出一只手来毫不客气地弹了他的额头:“本大爷就是来道个别的。”

啊?灵幻酒醒了一半。

对方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所以呢,就为了个这特意跑来告诉我?”

“也不是特意,”小酒窝眼神飘忽,“路过,就进来坐会儿。”

谁信啊。灵幻心说你这等级的编瞎话大概只能骗过龙套,“因为我是普通人吧,”他说,“反正一个普通人也又阻止不了你,如果直接告诉龙套他们说不定就走不了了呢。”说话间他杯子再次见了底,冰块撞在一起喀拉的响了一声。

他自然清楚得很。

茂夫。律。小酒窝。花泽。铃木父子。“爪”的其他成员,以及芹泽。

他们是与他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种类的“才能”的人。

一只脚踏入“那边”的世界的灵幻在这些原本就身处其中的人中间反倒是个异类。

就算是处于在他们之中也无法消除的差异……

结果对方一脸不屑的“切”了一声。“你哪里算普通人了?”

灵幻差点噎住:“我难道不是……”

“首先,普通人从定义上讲,就不会是像你这种整日混迹于‘非日常’之中的家伙。”仿佛授课中一般,小酒窝竖起一根手指,“要说自己是普通人,为什么还在做现在的工作啊,有考虑未来吗?有想过‘普通的生活’吗?”

我为什么,在做现在的工作……

未来什么的也不是没想过。对28岁的灵幻而言那已经是切实又迫近的事情了,上一次的风波也不轻不重的提醒了他一记。

但是。

“日常”与“非日常”。

即便完全不想承认,他终究是一直在致力于将原本对他而言应为“非日常”的一切转变为围绕于身畔的“日常”的一部分。

其实是想要成为“不一样”的人物吧。

会羡慕龙套他们吗?

会羡慕的吧。

模糊的视线里小酒窝还在说些什么,但陷入沉思的灵幻完全没有听进去。对于通常意义的日常没有兴趣,又不是从来就处于非日常之中的人,到底应该走向何方呢。

此刻他正处于对此也没有定论的、这样半吊子的状态之下。

然而在这之中,是否也真切的干涉到了谁的人生,并且为了对方获得积极的结果而付出了什么努力呢?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介于虚假与真实之间,特殊与普通之间,非日常与日常之间。成为连接两个截然相反的世界的桥梁,为陷入迷惑的少年指明方向,将他带回他所热爱的世界之中。

“结果对个人价值的认同最后居然是落到了‘龙套君的师傅’这一头衔上了吗……”灵幻觉得头痛的要命,“这算个什么啊。”

 “茂夫的师傅可是很不得了的名头呐,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真令人不爽。”小酒窝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说梦话的灵幻,咬牙切齿地说道。

夜晚的街道一如往常。

而日常与非日常也仍将继续。

 

FIN

 

*比喻来自镰池和马。说起来禁书目录也是超能力相关的故事啊……虽然讲魔法侧的要多一点。

 

p.s:一点也不重要的后话:之后小酒窝把灵幻独自扔在那里一个人(恶灵)开溜了。顺带一提还留下了账单。

“本大爷说到做到。”——by小酒窝。

 

·来自话痨的自我吐槽:完全是说明式的吐槽了原本没有这样想的……不,应该说原本想要讲的是个新故事啊结果光顾着痴汉师匠完全把情节展开忘掉的节奏……为了找确切的对白又重新把漫画翻了一遍的我也是挺……拼的……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抓狂

那么正经剧情就下次再说好了【什么居然还有下次吗

最后来一句师匠大好!

感谢抽空阅读,以上。


评论(9)
热度(46)
©不可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