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食用

一只各项技能点均为负的渣渣 。
本命不多墙头不少。
民工漫/热血系/吐槽役
以上。

【卡带】漫长的告别

依旧是复建系列,一发完结的小段子。

二设是鸣人延迟了堍的死亡时间然而堍最后还是死透了【我没有报社

没问题继续→

 

 

我就要死了,卡卡西。

他这样说着,眼神湿润又柔和。

是第几次了呢。你走着神想。

第一回他半边身子被压在石块底下,平时一点小伤都会泪汪汪的眼睛一滴眼泪也没流。他说我还没给你庆祝升为上忍的礼物呢,我想了很多,也不知道该送什么好。这次总算想好了,我把写轮眼送给你,这是我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你想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浸在自己的血里面还在安慰外面的人说你不要哭啊,以后我来当你的眼睛,替你看清未来。

未来怎样都好,你只记得当时那只眼睛移居的眼眶盈满泪水,另一只干涩酸痛。

连哭都要替我吗,哭包。

因此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你看着那个面容冷峻的人想,啊,他确实是把眼泪也连着眼睛一起送给我了,看他那么痛那么怕那么难过,却连哭都哭不出来。

第二次你看见惨白的月光照在他脸上,指尖触到他脖颈薄薄的皮肤下方跳动的脉搏。

这时候你真切的感到将要再次失去他了。苦无没有想象中的冰凉,也许你的手更冷,你想。被抽离十尾以后他安静地躺在那里,老师在说些什么,声音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你只看着他。

轮回天生是他自己提的,失败的时候你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遗憾,你希望他能活着,理智告诉你那不行。但他还是多活了一阵——能多见到他一会儿也行,你也不奢望更多。

这次他倚着病床的靠枕,雪白的短发和睫毛被夕阳镀上一层金色,完好的那半边侧颊光滑柔煦,仿佛某种成熟果实的表皮。

你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幻听,但一点点碎裂的声音的确传进了你的耳朵里,连同他低到几不可闻的嗓音。

真好啊,现在你的两只眼睛都是自己的,世界什么的未来什么的都可以自己去看了。对不起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他说,我已经没什么可以给你的了。当初说想要替你看清未来,结果自己先闭上了眼睛……说了那么多大话最后也没能实现。

是什么东西在跟着时间流逝一起逐渐被侵蚀崩解呢。你突然间觉得惊惶无措,先是眼睛与情感,然后是意志与梦想,如果再有什么的话……

我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你在前所未有的辛酸席卷间唯有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些,你想对他说你会活下来的,未来也是可以看到的,你活下来好不好。

呐,卡卡西。他打断了你,我觉得啊,梦确实是非常美好的东西……但是,那不是现实里绝对不能实现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你能看到更多我们之前没能看到的、值得去看的东西,也希望你能更久、更久地活下去……那时候想说的话太多,可是时间又一直都来不及,我又走了那么远迟了那么久,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能对你说……

他顿了顿,抬起脸来看你,说,这次能好好地告别实在太好了。

是了,你想,十二岁时他将濒临崩溃深渊边缘行尸走肉般的你推回人间,你用十八年像他一样活着,最后他将希望和未来赠予你。

蠢透了啊这个人。你想说点什么,万千言语都在舌尖上打了个转儿逃得一点不剩。那么我任性一回也可以吧,你想。

等我啊,带土。你说。

他看起来像是要哭了,但最终还是漾开一抹笑来。你仿佛又见到那个十三岁的少年,嗓音清澈剔透,眼神明亮炽烈。

他说:谢谢你,还有……再见了。

将延续十八年的漫长告别画上终点。

 

FIN

话痨的废话时间:偶尔想来土哥他是个real任性的boy。他认定老师特别好,也没问人家什么意见就把一堆东西托付给他,女神啦梦想啦未来啦,结果老师一辈子似乎也没为自己活什么。但是再仔细分析一下老师这个人——他如果按照父亲去世以后那个样子活下去的话超级危险的啊,照那个性格又没有土哥点醒,要么早死要么有报社的极大可能性……人格本来就残缺所以土哥看不过去就给他补啊,但是他又不知道老师本身应该成什么样所以就拿他自己的三观往上安,结果就像送眼睛那样送出去什么自己身上就少什么,好像土哥把自己的各个部分挨个切下来拼到老师身上,拼完了退后两步绕一圈看看还不怎么满意,说你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你应该是个拿鼻孔看人的天才怎么能跟我似的呢还把我这些不怎么样的材料当宝贝,这不对你是赝品这世界都是假的。这么看他确实蠢啊他说心里空无一物是世界掏空的,这里倒觉得那颗鲜活的心脏是他自己掏出来塞给老师了,一直好好地在老师胸腔里跳呢。所以说他们俩早就不分你我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纠结这种事的我才是真蠢啊【一脸懵逼.jpg


评论(6)
热度(50)
©不可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