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食用

一只各项技能点为负的渣渣 。
本命不多墙头不少。
民工漫/热血系/吐槽役
以上。

【卡带】所谓欠一还三

  荒废许久到lof这里来除除草当复健……总之某个喜欢的妹纸说过在找粮食之前自己先产一点可以避免饿死【。

  迟到的白色情人节贺——只是因为那天网时没了就断网了才没有及时发出来【迟到了三天这种借口没人信啦

·四战生还回村堍设定

·老师还没当上六代目

【表达能力残障因此这就是个(字面意义上的)撒糖的虐狗故事【你走

【仅仅为了满足我想用糖分把土哥埋起来的欲望……不管是对大的还是小的都想这么干……

【想看直球的老师虽然他大部分时间确实是既纠结又憋屈所以大概是大写的个性偏差

【好不容易过个节先忘掉正片里那些狗血等以后再洒

 

  这是战后木叶迎来的第一个三月。

 

  不再被战争阴霾笼罩的忍村在一冬天累死累活的重建后正式宣告运转瘫痪,几乎连轴转了七天后的五代目顶着巨大的黑眼圈签下了春假申请的文件:“全村放假!停止接任务和所有建设工作,通通滚回去睡觉!”

  举村欢腾。

  听到这个消息时因为木遁能派上用场而被征作苦力的宇智波带土直接倒在了旁边同样半死不活的大和身上。

  放假真好啊。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三秒以后他不管不顾的昏睡了过去。

  咸鱼般的挺尸春假的某一天一早上起来就被自家一脸嫌弃的二侄子塞了一把糖果,刚要问这小子是被鼬附体叛归甜党还是有什么阴谋结果人已经没影了。

  宇智波宅一片寂静——可不是么一共就剩俩人了,还跑出去了一个。

  大早上的抽什么风。

  穿上鞋想去找自家熊孩子问清楚,出了门又被早就蹲守在那里的漩涡意外性第一氏拿一包刚烤好的甜饼糊了一脸。

  这次他拎住了鸣人的领子:“说,怎么回事?”

  鸣人滴着冷汗说啊给小樱的白色情人节回礼不小心买多了我记得带土哥你喜欢吃甜的就特意送来给你了不用谢我回见的吧哟——

  随后在最后几个字落地的瞬间嘭的一声化作一股白烟。

  说了一大长串连标点都没有而且还是影分身,怎么看都很可疑啊。

  被这么一闹腾也懒得出门索性躺回床上的带土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愣。

  白色情人节吗。

  情人节被送了巧克力的人的回礼日,而且有三倍返还这一说。

  已经十八年跟巧克力这东西无缘的宇智波·甜党·带土默默地怀念了一下曾经至少还能收到义理巧克力的时候——确切的说是到十三岁截止,提起来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与之相反,讨厌甜食的某个人从忍者学校的时候就每年都收到一堆堆的巧克力——谁知道里面有多少本命的,然而那些包装精美的盒子基本都免不了被分给同期的其他人或者进垃圾桶的命运,简直暴殄天物。

  最令人愤怒的是当他大义凛然地指出其浪费行为是多么丧心病狂令人不齿的时候那个连脸都没人见过的白毛挑了挑眉毛说,你想要就拿去好了。

  语气里满是“无所谓”三个大字。

  果然那家伙还是讨人厌啊。真讨厌。

  ……然后他就看见回忆里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翻进窗子把一大袋子糖果倒在了他身上。

  ——吓得老子直接开了万花筒。

  带土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跟刚翻进来的人大眼瞪小眼。

“……你干嘛。”对视良久他用自以为生平最冷淡的语气问道。那声音让人想到半年以前他在战场上一脸无所谓地说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时的模样,当然得忽略掉此刻他挂着一身各式各样的糖果,手边上还躺着两盒红豆糕的状态。

  “白色情人节啊。”对方正直无比地回答。

“我难道失去了一个月前的记忆吗?并没有送过你什么东西,尤其是跟甜的有关的。”

  那人弯着两道月牙眼——嗯现在是两道了他每次看到都莫名的欣慰又失落——“有哦。”

  对。他记起来了,这种状况以前也发生过一回——

 

  喂笨蛋卡卡西你那是什么态度!

  那人斜着死鱼眼看他:反正你的已经拿到了,没有我的份你不应该觉得高兴吗?

  你胡说什么呢而且琳不是没准备给你的她只是没带——

  琳又不是你。卡卡西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带土,她没能拿出来不是因为忘了带出来而是今天任务的时候丢了,就在给你包扎的时候,从包里掉了出去就那么落到树下了,我亲眼看见的。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找起来又耽误时间。而且反正送了也没意义。

  总之——总之你不能走!

  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念头,扯掉了上面“给带土”的字条,把女神给的、仅此一份的巧克力往宿敌怀里一推。

  你是傻的吗?我又不吃甜的。

  没送给你的话琳会伤心的。所以!给我好好吃掉!下个月三倍回礼!

  一边掉眼泪一边说这种话毫无说服力呢,哭包。

  ……没哭!

  以为这闹剧会随着次日得知了在她走后发生了什么的琳又做了一份巧克力补给他而结束的带土依旧在每天跟宿敌斗嘴中度过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的晚上敲开了他家窗户的卡卡西不由分说地把一盒糖果从他头上倒了下去。

  带土揉着眼睛抱怨卡卡西大晚上的把他吵起来居然就为了个这。

  回礼得赶上时间。小小只的白毛一脸严肃,明天就——

  啥?

  白色情人节。虽然按规矩应该欠一还三但是因为节日的关系几乎都卖完了只剩这最后一盒……剩下的明年补给你。

  我才不要啊!而且明年也不用补!你给我回来!

  故事的结局是他根本没能等到下一年,自然也就不存在补还的可能性了。

  糖倒是挺甜的。在那之后他偶尔走神的时候也会记起那些从他一头黑短炸上滚落到被子上面映着月光有点闪闪发亮的小东西。

  期待和希望?说的就是那种很快就消耗掉然后连那点可怜的光芒都失去的玩意吧,那些东西早在某个血色的夜晚跟他的护目镜一起被埋进了地下,就像慰灵碑上刻着一个活人的名字十八年一样荒唐可笑。

 

 “可那又不是我送你的。”带土不打算在这事上纠结,既然回来了也代表他实际上对这个世界(确切地说是对鸣人他们)还有所期待,虽然这期待也有待商榷但宇智波带土还是那个宇智波带土,在某些莫名其妙的方面有点较真,比方说“不是我应得的就不要”这一点。

“啊你是说那件事?不,比那要早,是在那天上午。”

“哪有——不就是早上师母跟老师闹脾气没给咱们饭吃我分了你一个——难道、你是说……”

 

  嗯,能把兵粮丸跟糖果搞混的除了你也没谁了。彼时明明肚子空空却仍是一副拽得要上天的样子的少年这样说道。

  欸拿错了?!——不吃就还我,笨卡卡西!

  算了,糖分提供的能量也不算少。依旧以完全没看清的速度吃掉了糖的少年在同伴怒气值max的吵嚷声中跳向了下一根枝条。

 

“那是榛仁的巧克力糖。所以你的确是送了巧克力给我啊。”

“……所以呢?佐助和鸣人给的那些也是你拜托的?”明知对方是钻了空子又无法反驳的贤二只好转移话题。

“嗯……事实上不止他们两个,只不过你刚踏出门外半步就又折回来宅着没机会见到他们了而已。”

  本来计划好的是在他出门以后从不同的人手上收到糖果结果他低估了贤二那从老祖宗那继承的宅度只好亲自来送。

  也就是说你把这事告诉了一群人是吗……

  那一瞬间他简直想直接躲进小黑屋一逃了事但转念一想这特么是老子家里凭什么还要我躲到别处去,于是他只是哼了一声:“算了吧收了那么多年的巧克力要是一份一份的回礼岂不是要破产。”

  就算是欠一还三这也太多了——而且你根本不欠我什么。他想。

“算上利息呢?十八年份的。”

  ——擅自读取别人内心活动是要被戳眼的你这混账。

  不带土你想什么都写着在脸上了。

  白色情人节是回应期待的日子,期待和幸福什么的这种东西要是给我岂不是浪费大发了。他有些不满,好好当个让人不爽的倨傲家伙例行公事般地受人追捧就好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种既窝囊又小心翼翼的废——算了,要这么说果然为了救个废物命也不要而且还是两次的我还是蠢。目的不明地自我安慰着的带土打算再挣扎一下:“都说了回礼什么的根本没必要……”

 

“其实跟回礼什么的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要送你糖而已。”

  说这话时的卡卡西似乎凑得有点太近了——他想,好像护额上那块刻着叶标的铁片都能碰到他的头发。

“——那时候的我大概也是这样想的。”

  过大的信息量未及解读有些大脑当机的带土眼神茫然地看着对方退回原位,慢条斯理地从被单上那一堆糖里拾起一颗拆开。

“所以,迟到十八年的回礼……你愿意收下吗?”

那是一颗松露巧克力。拿着它的是一只修长白皙戴着露指手套的手。

  他眼前模糊一片,连同眼前那只手和对面那个他二十多年都未曾吵赢过的家伙,整个世界都浸泡在温度恰好37摄氏度的温水中,连空气似乎都凝成了粘稠的糖浆状。

 

“……勉强答应你好了。”他在铺天盖地的糖分之中挤出了这么一句。


FIN

评论(39)
热度(88)
©不可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