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食用

一只各项技能点均为负的渣渣 。
本命不多墙头不少。
民工漫/热血系/吐槽役
以上。

喧嘩

【梗都是来自于deadline前忙到飞起的时候我也很绝望啊去踏马的考试
【还是意识流

黑珍珠号的船长聒噪得像只鸭子。
哦,前船长。已经被扔到无人岛上去了。
不不不,扔他不是这个原因,或者说不完全是……
但还是很吵。

连阿兹特克金币叮当作响的声音都盖不住。
很近,也很远;仿佛是耳语,腔调又抑扬顿挫;听得似乎很清楚,却好似裹挟在嘈杂的绳梯的碰撞声与落帆声中,无法分辨这些絮絮叨叨中的具体含义,还有海鸥没完没了地在叫。
「Hector?」「………」
在消失了视听以外的几乎所有感官以后带来的烦躁感尤为突出,甚于苹果和朗姆酒没了味道。
难道是诅咒的一部分……不对,诅咒开始哪有这么早。
吵死了。
吵到世界尽头。

石灰色的螃蟹不多见,会背船走的石灰色螃蟹……就更少见。然而这些轰隆隆地把珍珠连同她那碍眼的麻雀带到这边来的螃蟹此刻就在搜救小分队面前咔嚓嚓地钻入了海中。
通常看见人这么有精神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不过总有某个特定对象不在“通常”范围内,比如……
“哦Hector,你也在这儿。”
总觉得麻烦事又开始了。
看看,看看。
还加上了雷雨和炮火,吵得远胜以往。
还有小夫妻的婚礼主持,没彩排的那种。
愁。
果然还是开了船跑路比较好。

然而依旧吵。
年久失修吱嘎作响一言不合就要往断崖底下摔的船,还有成堆算的西班牙人。
人鱼的歌声算个屁啊!这边这个可是不仅吵还要蹭酒喝!
烦。

老死不相往来不好吗,是曲子不好听还是苹果不好吃?
是他【】的西班牙人。
“Hector?你给我带礼物了吗?”
混着甲板上手杖的敲击声,船帆的猎猎声响,以及西班牙【删除】皮皮虾【删除】船仅剩的骨架发出的响声。
——就很想走人。
一分为二的水面即将合而为一,怒涛震耳。
都要死了还不给个耳根清静吗……不过跟那啥相比还是要安——
“Hector!”
——哦。果然还是很吵。


【吵吵嚷嚷的幼稚的大人们……
【嗯,喧嘩在霓虹语里也有吵架的意思
【…就想看他们吵架
【我写的都是些啥鬼玩意儿啊

评论(6)
热度(11)
©不可食用 | Powered by LOFTER